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01

她觉得眼前一团亮,困顿还熬在脑子里,嘴被口水牢牢黏住。背部和硬地板的长时间贴合让她感到僵硬,可是疲累太缠人,她像溺了水的俘虏一样,快要淹死在凌晨四点的汗水里。

李子璇想要动动身体,意识里浮现出她睡着前的最后一个舞蹈动作,奈何烦躁支撑不起她爬起来的欲望,只想昏昏睡去。

她费力地撑开眼皮,以为会有练习室的灯光直直刺进来,可是没有。

她看到一双狭长的眼睛,单薄,雾气,埋着光源背面的阴影,深紫色的帽衫罩住他,贴近又抽离。

一簇鼻息穿过她将合未合的睫毛,嘴唇紧抿。她感觉后颈突然填来了一团热度,一只厚厚的男人的手,汗津津的,一把给她托起来。她觉得自己是一只被麻醉的待宰的兔子,被猎人单手就可拎起,扭曲成疼痛的姿势。

谁啊,打扰本豆睡觉,这么粗暴!

她挣扎着翻了个身,困得睁不开眼,使劲儿地拍了拍那人,嘟囔到:

“哎呀,你会不会抓兔子啊?这个姿势难受死啦。”

李子璇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是伸手摸自己的耳朵。

她把脑袋胡噜个遍儿,确定自己真的没长兔耳朵,也真的没被人揪着耳朵拎起来,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开始揉脖子。

她翻下床,一瞬间被所有的酸痛一齐暴击,她引以为豪的侠客式霸气翻墙,此刻败在了一声落枕的咔嚓响上。

李子璇的整张小脸儿都拧巴在一起,活像一只被扭出褶子的包子,嗷嗷叫了两声就倒回床上,把昨天淌的汗都挤了出来。

“哎呦,我好臭啊...怎么黏糊糊的,我昨天没洗澡吗?”

吴芊盈一时语噎,僵了半刻,不知从何说起。她想起那人锐利的目光刀,从昨天的夜黑风高里闪起寒光,此刻就要凌驾到她的喉咙上去。惹不起惹不起。她决定打哈哈糊弄过去。

于是她伸手糊了把李子璇的脑袋,“我可知道咱们是怎么分到小邋遢的歌曲串烧了。小队长天天泡在练习室跳舞,还不洗澡,不知道哪天你就在里边儿发酵啦。”

李子璇傻呵呵地笑起来,大清早的还是一颗没醒困儿的傻豆子,一个鲤鱼打挺,挥挥手嚷着。

“见怪不怪啦!有时候我都忘了啥时候回的宿舍!”

她整个人挂在吴芊盈身上,脖子挺得直直的,却看不到小姑娘局促地捻着自己的双马尾,只顾拖长了声音,奶声奶气:

“太阳晒屁股啦,天线宝宝出来玩啦!”

这天风和日丽。

舞蹈导师拍戏忙,想也不会这么早就来,姑娘们纷纷省了梳妆打扮的繁琐流程,以隔了夜没洗澡的李子璇为首,急匆匆套上短袖衫就奔向了练习室。

落枕扭伤?腰腿疼痛?那才不能阻止她李豆子肆意生长。

李子璇推开门,看到活脱脱的一个王一博,有点儿愣神。她身后的姑娘推推她,再往前一瞅,确认了那人不是王一博的等身立牌,霎时也蔫了下去。

姑娘们碎碎念着自己今儿怎么没化妆就来上王一博的课了,李子璇则是想着她这个落了枕的李奶奶,要怎么跟上少年舞王的犀利步伐。

今天没有摄像机跟拍,看样子是王老师突然袭击。李子璇知道他一向认真,觉得倒也合情合理。

她敛起神情乖乖地一鞠躬,走了进去。

李子璇下意识低头嗅了嗅身上的体味,抬头发现王一博仍是一身宽松的连帽衫,深紫色的。她觉得哪里奇怪,又说不出来。

噢!他这身儿看着也怪不透气的,怎么昨天穿了今天也不换啊。

哈哈!看吧,李子璇,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不洗澡的美少女,一博老师这种万千迷妹的优质偶像,不是照样隔了夜还不换衣服么!

她美滋滋地低头笑了起来,发出细小的咯咯声。

王一博瞥了她一眼,舌头不自然地润过嘴唇,干咳了两声。

他想起昨天晚上逮到的野兔子,觉得好笑。奈何这么多人瞅着,他总得端出个一本正经,嘴角翘起又迅速压下。他甩了甩手腕,一串细密的牙印露出马脚,然而近视千度的李子璇并不能捕捉到,自然也看不出王老师被蹭掉的眼妆。

“别傻笑了,上课。”

王一博清咳两声,没有点名道姓的指示,两只眸子已经削利。

李子璇小孩似的点点头,开始活动筋骨。

清晨的风徐徐地吹过李子璇的咯吱窝,嫌弃地啐了一口她的汗,擦过故作镇定的少年鼻尖,吹来了一个津津有味的夏天。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