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02

”李子璇,你怎么回事?“

王一博的一双眼直直瞪着她,从北极镀了层冰似的。

这是海草组的姑娘们第一次见王一博发飙,也是第一次见王一博对李子璇发飙。

王一博没想那么多。对于优等生的小错误,他认为应给予更加严厉的批评,就像幼儿园老师撕掉小朋友额头上的五角星那样简单。初衷是不希望学生松懈退步,尤其是他还算认可的那一个。

而他显然低估了自己那张冰山冷面的威慑力,致使整个教室都掉进一个巨大的冰窟窿,鸦雀无声。

姑娘们对于王一博的严苛早有耳闻,他向来不会因为顾及女孩子掉眼泪而心慈手软,他会举起利刃把你的坏死器官解剖得干净,就像赫拉克勒斯单刀直入地削掉你的硬疣。她们在宿舍的角落聚起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用吐沫星子将他淹没。这时候只有李子璇歪着脑袋,说了句:

”我有点想被他批评一次哎。“

很好,现在机会来了。

然而李子璇却说不出来一句话,只能窘迫地眨着眼睛。

她一直觉得舞蹈是不可以马虎的事情,跳舞的人自然也不能。而一味的表扬和赞美会带来什么后果,是世人皆知的道理。她一路走来听到太多的鼓励,却从未因此而真正垒起自信,她渴望听到真正的批评。而王一博就是可以给她这样一个豪华经验包的人。

可她现在竟然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能完成简单的头部动作,简直是违背她原则的莫大耻辱。

李子璇咬紧后槽牙,噙住眼泪,向着王一博深深地俯下身去,一个90°的鞠躬。

“对不起,老师。是我的失误。”

鼻腔里的酸涩搅化了她的喉管,湖南味儿的普通话在她舌尖颤抖得厉害。

待她再直起身,抹掉眼底泛泛的泪花,呲溜呲溜得吸了吸鼻子,小嘴巴倔强地一抿,这下换王一博不知所措了。

王一博是讨厌别人掉眼泪,但也要分时候。他瞅着李子璇那副水灵灵的模样,说她做不到也不是,说她不努力也不是,说她委屈吧人家又可劲儿在憋,说她做错了吧人家都主动承认错误了。

这太不妙了,王一博在脑子里疯狂搜索“通关攻略”,装备还没上齐就被李子璇的泪滴子刨空了血槽。他一下掉了九十级的经验,变成一个说错话的菜鸡直男王摩托。

“...嗯。”

他定下眼神只能如此回应,哪怕再多说一个字都会叫人看穿他心里的摇摆不定。明明他才是教训别人的那一个,现在却像个做错事情的捣蛋鬼。

“这样,我们休息一会儿。”

王一博前脚刚踏出教室,姑娘们后脚就把李子璇团团围住,左一句右一句地安慰起来。

李子璇不爱矫情自己,有时候她心里那一关过了,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眼泪。生理反应叫她头痛,只好用怪里怪气的湖普一遍遍重申,“没事,我真的没事。”

她实在招架不住,拉着吴芊盈逃去买水。

“你真是,落枕了为什么不说出来,白白被他凶一顿。”吴芊盈说。

“那是我自己的问题啦,怎么反倒去怪人家老师认真负责?”

“哎呀,人家老师,您这会儿可真假正经啦。人家老师每次舞蹈solo的时候,是谁在台下喊得最嗨的?”

“...因为他的舞蹈真的好得没话说,我忍不住嘛。”

吴芊盈搭上她的肩膀还想再调侃两句,李子璇已经把话题扯到别处。

“嚯,我最爱喝的柠檬汽水都没了。”

她耸下肩膀,两只手张牙舞爪地挥起来。

“是谁!断了我李子璇的后路!”

半天吴芊盈也没接她的茬儿,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是我。”

声音从后方传来。

李子璇僵住,脑袋瓜里列出了一万种可能,偏偏挑出来她最不想的那一种,于是变成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吴芊盈当机立断,低头朝那人鞠了一躬,撒腿就跑。

小樱,你个缩头小王八!李子璇在心里呐喊,面上只能悠悠叹了口气。她转过头来故作乖巧,连笑容都显得低眉顺眼。

她还在检索刚才说了哪些王一博不该听的话,王一博已经先发制人。

“李子璇,落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目光炯炯,咄咄逼人。

李子璇定了定眸,抬头迎上他质问的眼睛。

“因为我觉得,并不要紧的事情,说出来太像借口了。”

她圆圆的嘴唇张张合合,吐出这样一句话来,轻轻砸进王一博的耳朵眼儿里。

她总是笑着闹着,一身蛊惑人心的可爱行头。那些因此而叫人全然忘记了的,此刻终于骤然浮现——她从十三岁那年穿上舞鞋开始,已经在舞台上摸爬滚打了整整十年。

世人叫她吃尽苦头,唯有舞台的光芒不会熄灭。于是她遇苦即吞,几乎没犹豫的,像遵循一个错误的神谕。

此刻站在王一博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可爱满分的傻白甜,也不是什么舞力爆棚的美少女偶像,如果叫她撕掉标签,只是赤裸裸一个李子璇,其实她已经逃脱了概括和归类,可以算是一个合格的成年女性了。

王一博不是能从一片树叶就看出春夏秋冬的人,而李子璇却是一片能让人看出春夏秋冬的叶子。

他看到李子璇会站在舞台的最中心,光彩夺目。那光芒不是任何人所赋予,而是她与生俱来。李子璇身上有太多的可能性,简直是一个暗匣里的巨大发光体,人们不打开,她就成了沧海遗珠,只要稍稍一探头,就会立刻被她勾去魂魄。他开始笃定,她绝不是芸芸众生,她是万里挑一。

无话的几秒钟,李子璇并不能知道王一博怎样在心里为她谋划了未来,但是她可以毫不含糊地感觉到,那是一种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目光交错。大概就是JJ老师唱的“确认过眼神”吧。当然这些都建立在她不是被帅哥盯久了而自我陶醉的基础上。

李子璇也一直相信,王一博的赞赏和肯定从不是顺从别人,他的坚定和明智也从不要求别人的顺从。因此这句话她说得有底气,就好像她知道他一定会明白似的。

他抿出一个平淡的微笑,似乎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但也要注意身体。”

王一博把手里的汽水递给她。

“当做赔罪。”

李子璇小幅度地缩起脖子,双手接下,模样虔诚。她是没想到王一博会冲她笑,也从来没这么近地跟他讲过话。这下好了,又跟她讲话又冲她笑,完了还送她汽水喝,真当她李子璇这么把持得住不当他的死忠粉?

王老师,求你别笑。一笑起来还怪好看的,会迷死人啊。

“我会注意的。”

“谢谢你,一博老师。”

王一博背身给她摆了摆手,颀长的影子在走廊里绵延。从早晨跑向正午的太阳低下头颅,将少年人的背影照得温暖而通透。

李子璇咕嘟咕嘟地灌完了一听汽水,一个响嗝悠悠地飘进她的喉咙,她感觉自己现在正幸福得冒泡。

评论(1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