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03

李子璇已经一天零十五个小时没见到她迷死人的王老师了。她有点着急上火。

不是她贪图王唐僧的美色啦。

公演已经迫在眉睫,她们的舞蹈却陷入瓶颈。

海草团跳的是歌曲串烧,整场表演几乎没停地切换动作和表情,还得端出气势汹汹的泼辣劲儿喊出最后一句“妖精,快还我爷爷”,才能算完事儿。

一场排练下来,姑娘们个个累趴在地板上,她们盯上王老师所谓的独门秘籍锤子舞,决定把它删掉。

李子璇反常地倔,表示不同意。

为此她反反复复地研究了一个上午,一边跳一边写笔记,连头发丝吃进嘴里都嚼得津津有味。

她在找一个衔接点,一个能把锤子舞融进串烧的衔接点,一个能使王一博的良苦用心和队友的舞台效果达到平衡的衔接点。

但是没有结果。

李子璇思来想去,从地板上一骨碌爬起来,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攥紧拳头,跑向演播厅。

陈姐有王一博的微信。

但事情总不能如人愿的。尤其是李子璇这种傻不楞疼的,被世事磨破了多少层皮还依然执迷不悟。其实她哪是不明白,她就是愿意相信别人都跟她一样真诚。

陈姐没听完她扭扭捏捏的请求,脸色就冷了大半。

“行了,李子璇。”

李子璇立刻闭了话,安静下来。

“你得知道,有多少小姑娘都爱耍这样的花招,就为了一个可笑的目的?”

李子璇愣住,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如果你觉得艺人的隐私可以随意被泄露,那看来你也不具备出道的觉悟。”

眼前的女人已经扭过了身,拿起工作用的对讲机。

“少走外门邪路。王一博是当红流量小生,有多少眼睛巴巴地盯着他呢。你缠不起的。”

李子璇完全傻掉了。她站在原地无法动弹,眼睛费力地睁着,她听到呼吸在鼻孔里钻进钻出,演播厅的噪声令她耳鸣,灯光使她晕眩。

女人的高跟鞋将地板踩得啪嗒响,像踩碎了李子璇不堪一击的自尊心。

她不是没尝过人情的苦。只是和冷眼一并丢向她的,还有疼痛的现实。她觉得自己被硬扯着脖子灌了一只苦胆,无法抗拒地难过,任由心脏四分五裂。

怪她这些天太得意忘形。

他王一博是什么人?他跟她又有什么关系?有交集,就凭一罐三块五毛钱的汽水吗?

横亘在摸爬滚打还看不见未来的李子璇面前的,是光芒万丈、前途无量的王一博。

李子璇吐出一口气,想要自己清醒起来。她朝着女人离去的背影,无声地鞠下一躬。

她想回练习室,远远的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吵。

“附加动作这么多,怎么可能排的完啊。”

“再说他王一博是不差机会。我们可就这一个舞台,他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一意孤行?受害的是我们哎。”

“也不知道豆子在坚持什么。”

李子璇缩回推门的手,全身绷紧了力气,她想逃回宿舍。她生怕哪里不使劲,就会有什么讨厌的东西从眼眶里掉出来。

“跳跳跳,跳你妹的锤子舞啊!”

李子璇一把一把地抽纸巾,眼泪花花地流。

她一边嘟囔一边翻出手机,两只小手指迅速地敲起字,转眼就点进了王一博的微博私信。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给你丢一百个熊猫头过去!李子璇使劲儿地按着连击,权当泄愤。

“王一博你个大锤子!!!”

她发完最后一行字,感到功德圆满。

你不是流量小生么?你不是钢铁直男么?瞧你,凭实力单身到现在的吧?量你也不会看私信这种东西。

李子璇冲着天花板大喊三声“豆爷最拽”,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抹了把脸就又屁颠屁颠跑去奋斗了。

然而事情总有然而。她推开练习室的门,就觉得自己完蛋了。

好巧不巧,王一博的目光直直地落了过来。

“李子璇,你有什么事,现在说。”

李子璇吓得立刻原地爆炸,她心想这是兴师问罪呢?叫她骂他可别偷偷摸摸的,要当面跟他杠?

她能说什么,她说我李子璇错了,您王一博才是海草帮酷炫狂拽的老大哥?

“陈姐说你有事找我。”

“啊?”

李子璇当然不知道,她心灰意冷地给那人鞠下一躬,正巧这位美丽的姐姐扭了头瞥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怪傻的,这孩子。陈姐想。

李子璇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没白费。全沟通好了。不仅可以省去结尾的锤子舞,王一博还把她们整体的舞蹈编排重新细化,全都提了一个档次。

姑娘们全乐呵开了,你一言我一语地跟王老师说笑。李子璇自然是如释重负,她真没想到王一博这么有求必应,简直神速救场。她直白的目光热热地落在王一博身上,朝他感激地笑了。

这一笑,倒是看得王一博心头一紧。

“李子璇,你跟我出来一下。”

李子璇满身的快乐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总觉得王一博要悄悄儿地把她收拾了。老大哥,求您手下留豆啊。

“带手机了吗?”王一博问她。

她一听,吓得全身一个激灵,一只手啪地一下捂住屁股兜,直摇头。

“没带...没带。”

“别藏了,我看见了。”

“拿来。”

李子璇不情不愿地交给他。

王一博打开锁屏,直接就愣在了那句“王一博你个大锤子!!!”上。

“怎么了...一博老师...?”

李子璇使劲儿往前凑,奈何她就是够不到王一博一米八的大个子,忽然间她想起来,她骂完他是不是没按返回啊?

李子璇再次原地爆炸,她急得快哭了。

王一博瞅着她通红的小圆脸,连正眼都不敢看他,他觉得可真有意思,这小姑娘也太好玩儿了吧?当真还是比他大上两岁呢?

他有时候是真搞不懂李子璇。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总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跳起舞来却是一丝不苟。认真到偏执。

他真没见过有谁能为了他突然加的一个动作而茶饭不思一个上午,还抛下自尊心跑去求人。傻得要命。

像极了十六岁那年在舞台上拼命的他。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李子璇的小板砖扫二维码。

“好了。以后有什么事要商量,直接跟我说。”

王一博稍稍俯下身,压低了脖颈探头看她。

“剩下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完成了吧?”

李子璇看着眼前突然一张帅脸,赶忙点点头。这双眼睛近近地看,真是干净又漂亮,让她想起某个夜晚升起的雾气。

王一博抬起右手,他真想拍一拍她的脑袋。想想总觉得不妥,太恶心了点,于是挥了挥,做告别,转身走了。

李子璇掏出手机,显示的是微信聊天框。

“我们已经是好友了,开始聊天吧!”

她睁大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王一博发来一条白泡泡,他说:

“你好,王锤子。”

李子璇吓得豆容失色,颤抖着指尖回复过去。一只绿泡泡。

“你好,李豆子!”

她目送王一博消失在走廊,这场景宛如昨天。只是她今天看不见,少年人依旧温暖而通透的背影前面,正生出一个清晰明朗的微笑。

为她而生。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