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05


李子璇的床头放了两只空易拉罐,宝贝似的供着,没人知道为什么。

这天是顺位排名发布的日子。越到生死关头越是吊人胃口的好时候,节目组为了打响这一巴掌,先给姑娘们喂了个甜枣。这不,宿舍大整修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李子璇终于脱离了每天练习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劳改犯生活,撒开两条细腿直奔大卖场,一边高歌“自由滴飞翔”,一边划着销魂的太空步,迅速霸占了卖场一切空余的地板。

她看啥都喜欢,逛着还不忘载歌载舞地撒欢儿,捡了西瓜丢了芝麻,待到吴芊盈一把把这个多动症小孩儿摁到墙上,拿着手表使劲往她脸上贴,李子璇才如梦初醒。能扛一个是一个,也别挑挑捡捡了!

李子璇本来火急火燎,路过柜台却停下脚步,瞅见两只豆青色的茶碟,眼里闪出一见钟情的光芒。得嘞,最后的最后,咱们李子璇小朋友捏着两只顶呱呱可爱的小圆饼,灰头土脸地被全宿舍嘲笑了一通。

“哼。你们不懂。”李子璇冷哼一声,挑挑眉毛,小心翼翼地把茶碟垫在那两只吴芊盈口中要趁早给她扔掉的垃圾罐下,一脸满足。

现在,李子璇的床头放了两只垫着茶碟的空易拉罐,宝贝似的供着,只有李子璇自己知道为什么。

她十分满意今儿吃的这颗甜枣,美滋滋地洗干净小脸儿就等着挨巴掌了。

顺位排名发布得很快,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噱头,李子璇是第十三名,B班的第十三名。

她脱掉A班粉红色的紧身外套,再也不碎碎念它的尺码刁钻,她笑眯眯地穿上B班鲜黄色的短袖衫,在人群里没有露出丝毫不妥的神色,励志宣言也做得阳光美丽,似乎没人看见她眼底藏着的那颗巨酸的柠檬。

她笑着笑着,眉毛止不住地撇成八字。

怎么可能会甘心。

她躺在宿舍的小床上,翻来覆去地做深呼吸。她发了誓今后不再哭的,虽然她现在难过得快要爆炸。

你说那是个好名次,是啊,那是多少人眼里站一站就可以幸福一辈子的好名次,回了家也可以骄傲吹嘘的好名次,可它却是打在李子璇脸上生疼的耳光子。李子璇站在梦想的入口,差一步就要进去了,堕天使却狠狠地拽住她的脚踝,叫她看一看得了,你李子璇也就这样啦,到头了。

人人都看她一副乖巧模样,看她整天高兴了就快快乐乐,难过了就哭哭啼啼,站上舞台可以光芒四射,下了舞台可以向阳而生。除此之外呢?还剩下什么?

她太羡慕那些酷女孩了。可她小心翼翼活了那么多年,没有叛逆期和可以撒的娇,没有人替她分肩上的行李箱,温润总要蕴在眼角,乖驯的短发不可以留长。然而总是坏女孩可以抓人眼球,有诟病的反而称作真性情,镜头偏爱她们,正如李子璇偏爱坏了牙却甜嘴的奶糖。

她捧着手机憋眼泪,后知后觉就打开了王一博的聊天框。只是孤零零的两条文字泡,她却被拧开了水阀似的,顷刻间就眼泪翻涌。

“王一博...我真的想变酷啊。”

她抹一把眼泪,再看一眼屏幕,瞬间就傻眼了。

隔空喊话似的,那边刷得一下换了个大摩托的头像,又发来一条文字泡,简简单单四个字,把李子璇的眼泪全堵了回去。

“再接再厉。”

彼时王一博正在回程的路上,专心致志地研究北京星舞团的舞蹈视频,屏幕里的少女一身紧身黑裙,动作干净利落,踩点精准到位,惹的他的手指也不禁跟着频频律动。

他想知道这个姑娘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未被发掘,浓黑色的魅力可不能总掩在草莓色的唇膏下。

经纪人终于带来他催促多次的顺位排名,他看了一眼,目光沉敛。与此同来的还有另一项神秘任务,那是他助她逆风翻盘的重要筹码。

王一博从图库里翻出一张雅马哈和自己的合影,灰色的切割线圈在他头部的浑圆装备上,万年不换头像的直男先生今儿终于洗心革面了。他在搜索框里点出李子璇的名字,生怕人不知道他的欲盖弥彰,拉出键盘轻轻敲下四个字,露出一个臭屁兮兮的笑。

“陈姐,把我头盔带着。”

再接再厉。李子璇,再接再厉啊。王一博端出一副老师的口吻,感觉自己真是牛逼轰轰。

李子璇也是真没出息,简简单单四个字就给她哄睡着了,糊着一脸的眼泪,香香甜甜地睡着了。

李子璇做了一个梦。

她看到一个穿着红白皮衣的男人,在蜿蜒的赛道里轰隆隆地骑行,视野上下穿梭、颠倒旋转,她稀薄的短头发被疾风掀起,一阵不容迟疑的快感在脚底板震颤,男人的膝盖摩挲着地表的尘埃,她感到一种快乐的疼痛正生在她的胸口,爆裂的勇气铺天盖地,一寸不留地席卷她。

男人下了摩托,脱掉那只厚重的头盔,向她伸来一只手。

“你敢不敢来?”他问。

李子璇一直没明白这个梦到底想昭示什么,直到她站在下次公演的分队择物的选项前,在琳琅满目的物品里一眼相中那只花花绿绿的头盔,一切隐藏的脉络才清晰起来。

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似乎看到另一个自己。她抖掉了所有李子璇的标签,污蔑和褒奖不能桎梏她分毫,她烫着一头肆意的大波浪,举着枪毙一切惹是生非者的巨大枪械,得意洋洋,大步踏来。

李子璇终于看清梦中的场景,那个轰隆隆划破了天际的骑行者,又镇定自若摘下了头盔的,是王一博依旧收敛而真诚的笑容。

他的皮手套划出分明的骨线,像一只诱人的藤蔓绵延到李子璇的面前。

“李子璇,痛快一场,你敢不敢来?”

她松开最后一个踟蹰的步碾,将手掌轻轻地覆上那只头盔。李子璇的勇气在掌心凝聚,宛如抚摸她新生的骨骼。

“敢!”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