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06

李子璇闭上眼睛,把五感交给身体。

骨骼开始绽放。她着手去诠释每一块独立的关节,使它们分解、飘散,入侵到触手可及的每一只眼。力道与形态交缠成一只细密的光纤,有千万个微弱的荧点,飘散、又分解。她的体态柔软且坚韧,将浑然天成的动感传达到王一博敏感的神经元,不打一点折扣的精彩。

王一博的手指止不住地活泛起来,他的肩臂小幅度晃动,仍旧表达不出他所见到的万分之一的轻妙,只能作此笨拙应援。

他没看错人。他挖出了一块璞玉,尽管她现在还裹满泥土。

王一博的战队收编了李子璇,是他意料之中。

而李子璇能加入王一博的战队,则是她意料之外的巨大惊喜。

因此李子璇这两天打了鸡血似的,吃嘛嘛香,干啥啥有劲。

下了罗志祥老师的疯狂甩脂体能课,姑娘们全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年轻的舞蹈老师也再喊不出亢奋的口号,两条长腿软塌塌地瘫在地上。只有李子璇抹了一把汗,精神十足地挺起腰来,啪啪地拍起自己的大腿肉。这下可把罗志祥看乐了,坏心眼作祟,大手一扬就要把李子璇打发去给众人买水。王一博瞧着她活蹦乱跳地领了活儿,也支起身子。

李子璇一向听话,拉着吴芊盈屁颠屁颠就去了。

“豆豆,疯了吧?”吴芊盈上气不接下气。

“哼~这种程度的运动,豆哥完全okey的。”李子璇甩甩胳膊。“你慢慢走呀,前面儿等你!”

“可别得意忘形了吧...不就是跟了个王一博么,瞧你点儿出息。”吴芊盈远远地槽她。

“哈!”李子璇点完了二十来瓶矿泉水,把毛票往前一递。“叔,结账!”

小卖部的大叔乐呵一笑,摸着零钱还不忘取笑这个天天只买大白兔的傻姑娘。“怎么小丫头今天这么豪气!”

“那可不,咱可是王一博战队的女人。”李子璇伸手把十来只水瓶子揽进怀里,努起嘴巴就要发力。“再来一百个高抬腿都木有问题!”

豪言壮语一撂下,她愣是搬不起来了。

...啥叫光速打脸?

“我帮你。”

“不用!”李子璇小手一摆,倔着脾气跟一打水瓶子杠上,话也说秃噜了嘴。

“王一博的女人绝不认输!”

她绷着两只细胳膊费力地扭起身子,模样像极了她家楼下那个遛鸟的胖阿婆,拎着一笼叽叽喳喳的禽,也顾不上人笑她的肥胖了。

她突然觉着这人说话还挺耳熟,抬眼一定焦,登时吓得浑身都没了力气。

她看见王一博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晃开了阳光,全身的冷汗就开始回流。

水瓶子滚了一地,重重地砸在她三十七码的帆布鞋上。

王一博弯下腰去捡,像一栋高耸的摩天楼在她这座矮小的毛坯房前折叠下来,一声一声的呼吸如同写字楼白亮的镜面折射,穿透了她狭窄的门院,刮来一阵清凉的穿堂风。

王一博常常对李子璇感到哭笑不得。他原以为这姑娘就是个傻不愣疼一心跳舞的,平常上课也不爱搭腔,镜头逮着她也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的笑,采访里总是慢慢吞吞地讲一口塑普,时不时地哭起来就自己给自己拍爽肤水。他收回上午对她做的表扬,他不知道李子璇台下话是这么多的,简直浑身都是活梗。

在她画面静止的几十秒钟里,王一博已经拾完了矿泉水,把三只瓶子意思意思地塞进她胳膊里,承认她也是个劳动力。

他此时已经敛起眉目,眼底已看不出方才的波澜,不像李子璇那样傻得一眼就能望穿。

“走吧,”

“王一博的女人。”

李子璇的脑子翁得一下炸开了。

吴芊盈赶上回来的两人,毕恭毕敬跟王老师问了个好,看到满脸通红的李子璇,一脸狐疑挤到她旁边。

“不至于吧?帮你搬个水,脸就红成猴儿腚啦?”

她抿着嘴半天没吱声,意味深长地叹了句:“...少说话,多做事!”

准备舞台的日子如火如荼,日常欢乐偶尔能解一解压。王一博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李子璇耍宝逗乐,疲惫的情绪即可一笑了之了。

当然所有人都在连轴转。李子璇高度亢奋的精神力一天也没有松懈,王一博从片场到演播厅的来回周转有条不紊,负责vocal的姑娘唱坏了好几只话筒,编舞老师和学生的想法依旧争执不休。几次正式彩排王一博场场必到,手把手地讲解和调整舞台,李子璇总是在一旁认认真真,用力地点头。

她爱泡练习室,这几天更是沉迷,索性卷了小毯子来往地板上一铺,午休也赖着不走了。王一博是知道的,每天从门缝里瞧一眼的知道。只是他今天没有给她掩上门,他走了进去。

安静的李子璇,眼前是,平常也是。他见得最多的就是她的默不作声,下课时那张吧啦吧啦的小嘴在他面前总是选择讳莫如深,一只小脑袋拼命地在他的言论后上下点动给予认可,抠舞的时候却总是勤勤勉勉,好像把说话的力气都用去跳舞了。

他其实很想问一问李子璇,你这么爱说爱笑的,为什么就偏不跟我亲近呢。

这话一打起腹稿,他才发现自己是没有立场去问的。他似乎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以为女孩们都爱讲些淘气的暧昧话来讨一讨他的笑,却忘了李子璇是不一样的。反正他也从来没真正放下姿态,抛下男孩欲擒故纵的自尊心,挨着脑袋笑称她一声“豆豆”。

算是扯平了。

扯平了,就两不相欠。没有亏欠,就没有什么关系。让人遗憾,让人空空如也,又让人讲不出个所以然。

他方才为此郁闷了好一会儿,于是从外面溜了一圈,从小卖部带回来一大包塑料袋。

王一博在李子璇跟前蹲下,舌尖润过下唇,试探性地喃了一声:

“豆豆?”

生涩的,开心的。他自我感觉良好地点了点头,从塑料袋里掏出一把奶糖,轻轻地搁在她的手边。

这一把,是还你的。王一博心说。不能全给完,剩下的,得慢慢给。

让你欠着我。

王一博揣着一大袋糖,心满意足地溜了。

李子璇睁开眼,再也稳不住呼吸,她看着手边的一把大白兔,被轻轻的一声“豆豆”迷晕了脑袋。

这下鬼才能睡着啊!

眼见着,公演如约而至。

一行人换上演出服,满屏幕是红艳艳的喜庆。王一博看着李子璇抿紧了小嘴握拳打气的模样,心里生出一种父亲般的自豪感。

他终于看到李子璇从望不见天日的乱葬岗爬出来,舞场上来来往往着被节拍和标准框死的行尸走肉,只有她眸中清澈,一身赤诚。她鲜活的细胞透过皮肤隐隐跳动,疯狂地冒起蒸腾的热气。

她不再惧怕淬人血肉的牙口,也不再轻易被感染伤口。畏畏缩缩的神情消失得干净,她现在是崭新的李子璇,脱胎换骨的。王一博看见她褪掉了磨脚的高跟鞋,褪掉了繁琐的洛丽塔,打着两只白白净净的赤脚,义无反顾地奔向他。

“豆豆,合作愉快。”

他坦诚地,字字清晰,眼带笑意。

李子璇望着他,腼腆的笑容漾开,转而也坦荡地笑了。

王一博拎起那只沉甸甸的头盔,正如拎起两个人共同的梦想。

灯光在他们身后亮起,鎏金色的光芒缀在发梢,王一博向前走,李子璇也向前走,他们朝着同一个方向,如同奔赴同一个前程似锦的未来。

“一博老师...合作愉快!”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