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只写我肺腑。

《芽》

*非正文,不甜的小甜饼。

01

李子璇那天挨了王一博的骂,因为她头部动作没做到位。

可人家小姑娘喝了他一罐汽水就翻了篇儿,快快乐乐地练习去了,到头来难受的竟然是王一博。

落枕,李子璇落枕了。

王一博寻思着该不会是他昨天晚上用力过猛?咳,谁叫李子璇跟个野兔子似的摊在地板上呢,他一个坐怀不乱的好青年能有什么办法?

他挠了挠头,左思右想还是放心不下,总觉得这事儿是他的锅,过意不去。

“喂?止痛贴带了吗?你送来一下。”

“没有,我没受伤。”

“...一个朋友。”

“哎呀、是黄子韬!他上厕所被门夹了!”


02

王一博从来不看微博私信。

但是那天他从李子璇那儿吃了暗箭,竟然也悄摸摸地翻起了私信。

不过给他发私信的人太多啦,屏幕滚得像车轮一样,他哪里翻得着想看的那条。

于是他扯出搜索框,用惯了九宫格的王一博,轻车熟路地打出LZX。

他的手指在关注两个字上徘徊,最终还是点了聊天。

李子璇的熊猫头塞满了屏幕,一连串的感叹号让人立刻就能想象出她那张委屈巴巴的脸。

王一博笑了笑,扬扬眉毛,怪声怪气地跟自己说了句。

“美观戏,原谅你。”


03

王一博去了小卖部。

“老板。”

大叔正悠哉悠哉地看着综艺,平常听惯了小姑娘们的奶声奶气,这一声唤他可不高兴了,怎么今儿来了个小伙子?

大叔慢吞吞地从躺椅上挪起来,懒懒道。

“要啥?”

“大白兔有吗。”

“有。您要多少?”

“全要。”

嗬,好大的口气。

大叔抬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脸堂子生得倒是俊俏,瘦瘦高高,就是头发怎么染得灰不灰蓝不蓝的,不像个正经小孩。

“全要?那不成。我们这儿的姑娘都爱吃呢!”

大叔搓搓手,有人来撼动他万花丛中一点绿的地位,真不爽。

“再说你一小伙子吃啥奶糖啊。”

大叔顿了顿,又瞅了瞅这人,再回头看了看电视,女孩子们正在为一个跳舞的男人欢呼尖叫,那身板儿扭的,那脸堂子...

可不就是眼前这人吗?

“你,你是不是那个什么王什么博?”

“王一博。”

“我知道你、我知道你,豆丫头的小老师嘛不是!”

“您要多少来着?”

“全要。”

“好——嘞!”大叔从箱底下扯出几罐糖,连着柜上散装的都给装进了塑料袋。“您慢走!”

王一博接过东西,哼着小曲儿手插裤兜,美滋滋地踱向了B班的练习室。


04

“叔,大白兔!”

李子璇递了毛票过去,就等着吃糖了。

“不好意思啊丫头,卖完了。”

“?!卖完了?哪个丧心病狂的连这种东西都垄断啊!”

“呃,是那个什么一二三四...我忘了叫啥。”

“不会是叫二百五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王一博!”

李子璇的笑容逐渐凝固。


05

“王一博,”经纪人拍拍他。“坐车别玩手机,晕。”

“好。”

十分钟之后。

“你怎么还玩手机,再吐车里我可不给你收拾。”

“好,好。”

又过了十分钟。

“小祖宗,你到底看啥呢?”

经纪人凑上脑袋,还没盯准屏幕一秒钟,就被王一博嗯嗯啊啊地推了去,赶忙把锁屏键一摁熄了屏。

“就看个舞蹈视频。”

“真的假的啊,哪个舞团?”

“北京、北京星舞团。”

“骗子。”

“你自己看!”

经纪人瞥了眼手机里乱哄哄的一群人,认清了正中间的小姑娘,夸张地点了点头。

喔,李子璇啊。


06

马上要公演了,王一博换好了一身红艳艳的西装,还不忘摸了手机溜去化妆间,对着他的大头盔一阵猛拍。

“行了,拍完了吧。”

经纪人伸手就要捞他的宝贝,王一博赶忙打开他的手。

“你干嘛,别动手动脚。”

“你真是...我好心好意哎?”

“嫌你手脏。”

经纪人无语,递上一包湿巾。

“擦擦你的宝贝。不知道你平常怎么处理的,只有湿巾,凑合一下。”

王一博推开,摆摆手。

“不擦。”

“那小姑娘粉底还蹭上面儿呢?”

“…不擦。”

“你这人?这会儿不吵吵着脏了?”

王一博把头盔揽进怀里,紧了紧领带,准备上台了。

“一直都没觉得脏。”



07

王一博很少去庆功宴,平日里能推脱的就推脱,经纪人知道他不喜欢应酬,也就习惯性地能拒就拒。

Yamy发来一条微信喊他去喝庆功酒,土小孩可不能群龙无首。

经纪人拿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示意他像平常那样推了,没想到王一博激动地一骨碌站起来,嚅嗫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别、别推,我去。”

“你去?你去干嘛?一群傻丫头片子,你不是最烦这种了么?”

“毕竟就这一次,跟他们合作。”

王一博挠挠鼻子,自以为瞒天过海。

经纪人哼哼着憋笑,转身要走。

“哎,你说我是穿那件白T还是前两天买的卫衣?”

“那我可不知道,您衣品好着呢,自己决定呗。”

“不是...”

王一博扯了扯经纪人的袖子,轻声细语地喊了声哥。

“...我没跟女孩子出去过啊。”

经纪人无声地笑了,指了指沙发上的紫色衬衫,表示早已看穿一切。


08

三个多月转眼就过完了,王一博叹着遗憾,眼见着竟然是最后一堂导师课了。

没成想呢,几个老前辈还整出拥抱送别这一出,不少小姑娘都望他望得耳红眼热的,一个打头阵的上来要抱他,他默然允了,不想还接二连三的都壮了胆似的要抱他。

行吧行吧,连平常不爱跟他亲近的吕小雨都敢来,那边那位小怂包也该敢顺大流了吧。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王一博木然地敞着怀,一开始还面带微笑地迎着姑娘们,到后来愣是笑不出来了。

Ella的总结词一作,众人纷纷感慨分别,一个一个朝门口散去。

...李子璇你个大笨蛋。

王一博等人都散完了,才逮住那个躲了他半天的傻豆子。

“豆豆。”

“不考虑跟我拥抱一下吗。”


09

决赛前的最后一次顺位发布,听说姑娘们要坐轮渡过江。

他想着能赶在那之前,见李子璇一面,打打气什么的。

等他从剧组下了戏赶到节目片场,姑娘们都上了大巴车,眼见着就要开走了。

他凑过去,睁大了眼在车窗里找李子璇的脑袋。

看到了!

不只是李子璇,几乎所有姑娘的脑袋都在那一瞬间挤到了窗口,她们发现了前来应援的王老师,叽叽喳喳地闹了起来。

但王一博的眼里只够聚焦一个人。

他抬起胳膊,冲着那人比了个大拇指。

姑娘们个个都以为王一博在看自己,登时全都炸开了,你一言我一语地争。

只有靠窗的李子璇从推搡的人头里腾出空来,冲着窗玻璃哈了口气,小手指笨拙地比划起来。

一个很快就消失掉了的、却被王一博清楚看见了的,一颗胖乎乎的桃心。

王一博克制自己,说她一定没有别的意思。

李子璇的笑容在挥动的双手里渐行渐远,他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心脏跳得厉害,低着脑袋干咳了两声。

李子璇,你到底是什么神仙小可爱啊!




End.

评论(9)

热度(65)